Blog

为什么中国贫富差距拉大后社会风险更大?

作者:周志兴 来源:公号“周说”

昨天,一位年轻的日本一个县的议员到北京和我聊天,说起了贫富差别这个话题。他说,其实日本的贫富差别问题也很严重。他问我,你觉得中国和日本比,哪个国家这方面问题更严重?

贫富差别拉大是全球范围内的问题,当然,也有人认为,全球化是重要的因素之一。今年三月在哈佛大学,著名学者麦克法夸尔就向我说了他的这个观点。因为从这次美国大选中,可以看到,围绕两个候选人,选民们分为两个阵营,而这种划分,很大程度是由选民在社会上所处的位置决定的。

前年三月份,台湾发生了以“反服贸”为中心的“太阳花”运动,我在现场观察了这次运动,在我看来,台湾GDP20多年来上涨了不少,而台湾青年的收入保持稳定,增长部分的分配出现了问题。

我倒没觉得日本的问题有多么突出。但是,尽管我近年来每年去三次日本,但也都是蜻蜓点水,没有什么发言权,也许,那位年轻议员身在其中,感受更清楚些。

有一点我是明确回答的,贫富差别是全球性存在的问题,但是,因为各国情况不同,对于这种贫富差别的认识也不同,忍受能力也不同。

在我看来,中日相比,中国的贫富差别问题显然更严重一些。我不说数据,这是经济学家和统计学家的事情,我只说一般分析。

首先,是中国几千年来一直有着“均贫富”的理论和实践。

孔子在《论语·季氏》中说到:“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传统的解释,这两句话是说不担心分的少,而是担心分配的不均匀,不担心人民生活贫穷,而担心生活不安定。孔夫子的这句话,当然也有其他的解释,但是,一般人都会从中读出一些均贫富的意思来。

更不用说从学者到农民起义者,都有均贫富的理念,春秋时代就有人明确提出了“均贫富”的概念,《晏子春秋·内篇问上》,晏婴在回答齐景公“古之盛君”的行为准则时说:“其取财也,权有无,均贫富,不以养嗜欲。”

事实上,中国共产党在夺取政权的过程中,也是用平均主义的土地改革来发动广大群众的加入的。建国以后的很长时间内,从供给制到工资制,制度有所变化,但是,贫富差别不大。生活在新中国的人,逐渐习惯于大家都领差不多的工资,住差不多的房子,甚至穿差不多的衣服。

实际上,均贫富已经成为融化在很多中国人心中的东西了。

第二,中国缺少一定的能够发挥很大作用的宗教。

经过近百年的动荡和改革,文化和宗教也受到了极大地冲击,尤其是没有一个可以抚慰人们心灵的宗教覆盖绝大多数的人群。而有的时候,宗教的作用也是不可忽视的。列宁说过,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烟,这是从贬义上说的,实际上,鸦片也是药,可以起到麻醉和镇痛的作用。

例如印度,这个国家的贫富差别比中国大,但是,由于宗教的力量,基本上每个人,特别是穷人,都会受到心灵抚慰而容易接受现实。当然我不是说贫富差别的现实就是应该被接受而且应该不被改变的,但是,如果缺少了宗教或者类似宗教的信仰时,这种贫富差别的加大就可能引起社会的动荡从而使得历史前进走上弯路。

北京大学发布的《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5》显示,中国目前的收入和财产不平等现象正在日趋严重。处于财富顶端的1%的家庭拥有全国约三分之一的财产,底端25%的家庭拥有的财产总量仅在1%左右

第三、中国发展的特殊性,使得很多富人的财富来源不被民众接受。

从七十年代末中国开始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经济在中国共产党的带领下迅猛发展,在特殊的发展阶段,由于中国的特殊情况,有些官员和一些和官员勾结在一起的商人,利用手中的权力和垄断地位大发其财,他们很快就从一个和周围的人毫无二致的普通人,成为腰缠万贯的百万富翁、千万富翁甚至亿万富翁,怎么能不让其他人侧目呢?

简而言之,因为中国有着“均贫富”的理论和长期实践,因为中国缺少能够覆盖绝大多数百姓的信仰,因为中国有些富人的财富得来非法,所以,低收入的人群中,很多人在仰视高收入富人时,眼睛里肯定不会是一团和气。

如果严重下去,眼睛里冒出杀气来,那就真的有点悬!

0

no comments»Leave a comment »

Name (required)

E-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